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生死广场漫游帝陵民族奇俗世界奇俗葬俗礼仪名人有约 
出生死法 死亡别狂傲 生死无疆 生死夫妻 生死之间 天堂里的雨声 生命的轻与重 生死之恋 生死瞬间 公墓边的灵魂 生死朗读 酒公墓 生死界 因特网上的致命情缘 人怎样面对死亡 医学上的死亡 死亡的概念和类型 再访新圣母公墓 毕淑敏和大学生谈生死 你有权选择死亡方式吗
 

再访新圣母公墓

回到阔别6年的俄罗斯,实在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每次和朋友游览莫斯科,新圣母公墓是一定要去的。因为俄罗斯文化的精英,都聚集在此。这里并不是一个森冷萧瑟的墓地,漫步在细细高高的白桦树和结着串串小红果的山楂树之间,端详一件件造型独特的雕塑作品,你可以和那么多伟大的灵魂相遇,可以回眸俄罗斯的历史演变,思考俄罗斯的今天和未来。

由于公墓实在太大了,一般中国人去大多只看一下赫鲁晓夫那“黑白分明”的墓碑,以及中国早期革命家王明的墓。其实,公墓里还有许多名字是举世闻名的。如作家果戈理、画家列维坦、女演员叶尔莫洛娃、歌唱家夏里亚宾。苏联时期的艺术家也很多,如写《苦难的历程》的阿·托尔斯泰、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奥斯特洛夫斯基、文艺理论家卢那察尔斯基。有一组“青年近卫军”的浮雕的墓是著名作家法捷耶夫的。小提琴家科冈、创作了著名的雕塑《工人和女农民》(莫斯科电影制片厂的片头)的女雕塑家穆欣娜也安葬在这里。

人们也没有忘记卫国战争时期的英烈们。中国人熟悉的卓娅的雕塑栩栩如生:遭受了酷刑的卓娅紧闭着眼睛,腰微弯,却努力挺起胸膛,昂着高傲的头,宁死不屈的精神在这里得到了生动体现。她的脚下放着好几个花篮,不过,脖子上却没有我以前曾见过的红领巾。不远处还有个男孩的墓让我非常感动,他叫维佳·胡嘉科夫,被德国法西斯害死时年仅14岁。旁边写着:“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小维佳。爸爸妈妈。”墓碑上写着维佳自己的遗言:“亲爱的伙伴们,我非常想驾驶歼击机,但敌人不让。请为我复仇!”

走在熟悉的公墓里,最令我震惊的是这里增加了好些熟悉的名字。这里新添了著名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的名字。她的墓很朴素,没有雕塑,没有墓志铭,只是一块白色的墓碑,上写:乌兰诺娃·加林娜·谢尔盖耶芙娜,1910-1998。听说,乌兰诺娃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很朴素的人,不喜欢抛头露面地张扬自己,她的安息之所也一如其人。

有一个墓很奇怪,没有墓碑,也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男子的雕塑,戴着礼帽,穿了一双大头鞋,随意地坐在地上,脚下还趴着一只神情忧郁的狗,前来拜谒的人却最多。一问才知是尼库林的。喔,尼库林,你是不需要墓碑的!哪个俄罗斯人不知道他?他给人们带来了多少欢笑?他是俄罗斯儿童心中的皇帝!他生前是莫斯科大马戏团团长,去年刚去世。曾给人们带来无数欢乐的人,人们无疑要深深地怀念他。瞧,除了身边的五彩缤纷的花篮外,他手中还有一枝刚刚放上去的粉红的康乃馨,就像每次演出结束后观众给他献花一样。尼库林脚下的狗是马戏团里他最亲密的伙伴,它将永远忠诚地陪伴自己的主人。

公墓有一块地方,集中安息着莫斯科艺术剧院的艺术家们。艺术剧院因上演契诃夫的戏剧而著名,由于首演《海鸥》成功,至今剧院大门上还刻着一只展翅高飞的海鸥,因而契诃夫也被葬在这里,他的墓碑也很简单,外形像个尖顶的小房子。他的身边就是两位俄罗斯戏剧的泰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聂米罗维奇·丹钦柯——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创始人。

忽然,我又在一旁看到了一个名字:奥·尼·叶弗列莫夫。这不是莫斯科艺术剧院的现任艺术总监吗?我7年前还采访过他呢!墓碑上刻着“1927-2000”,那么是不久前刚去世的。

墓碑上有一张叶弗列莫夫的照片,望着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和睿智的眼睛,往事清晰地浮现在我的面前。他与中国颇有缘,曾于1992年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过契诃夫的《海鸥》。莫斯科艺术剧院素以排演古典名作享誉俄罗斯剧坛,然而,那年叶弗列莫夫带给中国观众的《海鸥》,却出人意料地对以往的模式有所突破,他的时空处理很新颖,舞台节奏十分流畅,在北京引起了强烈反响和赞誉。他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我一生执导过三次《海鸥》,中国的这次最满意!”他还说,中国,完全可以有自己的契诃夫。因为每个民族只要找到与“契诃夫精神”相通的地方,以自己的个性表达出来,就是成功的。

当时,他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采访,请我喝茶,由于当时食品紧缺,没有糖,他也很无奈。如今想来,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就在物质条件那么艰苦的条件下,1993、1994年莫斯科艺术剧院仍不断排演新戏,演员出身的叶弗列莫夫除执导《聪明误》外,自己还在布尔加科夫的《莫里哀》和契诃夫的《万尼亚舅舅》里扮演角色。

他的墓碑上,也刻着一只海鸥,那是与莫斯科艺术剧院门前一模一样的海鸥,那是与叶弗列莫夫的艺术生命紧紧相连的海鸥。这海鸥,象征着俄罗斯的戏剧艺术传统生生不息,代代相传。墓碑前依然是鲜花的海洋。热爱艺术的俄罗斯人,用堆成小山的鲜花来表达失去这位伟大艺术家的悲切之情。

在离开公墓时,我又听说了一件颇具黑色幽默色彩的事,它冲淡了我的伤感。现在,也有人希望与名人安葬在一起,10万美元一扌不黄土,有的百万富翁就给自己预订了一个墓穴。就名人公墓这头而言,也是事出无奈。据说,由于目前一切都私有化了,国家拨款很少,为了生存,也为了墓地的维护,公墓只得“靠山吃山”,靠名人的名气来“养”名人了。

2001-2005 ©  ev99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