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生死广场漫游帝陵民族奇俗世界奇俗葬俗礼仪名人有约 
出生死法 死亡别狂傲 生死无疆 生死夫妻 生死之间 天堂里的雨声 生命的轻与重 生死之恋 生死瞬间 公墓边的灵魂 生死朗读 酒公墓 生死界 因特网上的致命情缘 人怎样面对死亡 医学上的死亡 死亡的概念和类型 再访新圣母公墓 毕淑敏和大学生谈生死 你有权选择死亡方式吗
 

发生在因特网上的致命情缘

(一)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州费城以西100英里的地方有个小城市叫波斯顿,这是个美国中部地区的小镇。以前曾经繁荣过,但现在时间在这里好像停止了。小镇周围山上的矿区早已废弃,钢铁厂也关闭了,小镇的居民过着平静安宁的日子。

斯吐夫太太是小镇的一个居民,47岁了。她的生命就在这个小镇平平静静地度过,就像她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但是她与别的妇女不一样,虽然她闲来也做些点心和果酱,她的内心却想寻求刺激和挑战。尤其当她的孩子长大成人离开家庭后,她更加感到寂寞,于是,她开始迷上电脑,在因特网上发现了另一个世界和一个全新的体验。虽然她已经47岁,但好像又重新开始生活一样。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因特网将她带上了死亡之路。

斯吐夫太太与她的丈夫斯吐夫先生在这个社区中是个人缘很好和受人尊敬的人。斯吐夫先生53岁,在一家快餐店当经理也已经20年。他经常搞一些慈善和敬老活动,比如让老人们在他的快餐店得到半价优惠;他还经常上当地的电视,讲些使大家高兴的笑话。而斯吐夫太太是一位大家公认的贤妻良母,还是教堂合唱团的成员,多年来她的爱好是收集玩具娃娃。夫妻俩多年没有吵过架,直到斯吐夫太太开始在网上冲浪,一切都改变了。

斯吐夫太太很快迷上了网上的世界,她整日整夜沉浸在网上聊天之中。她的朋友们发现她好像变了一个人,整天不出门。但斯吐夫太太在网络上交了许多朋友,从此乐此不疲,因此她家的电话费也上升得惊人。

这些当然使她丈夫不高兴,夫妻俩经常为她的新爱好而争吵。她丈夫不仅是为了电话费,而是她自从迷上网上聊天以后的变化,这种变化使她丈夫感到不安。

(二)斯吐夫太太,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虽已年近50,却在网络上宣称自己是一个25岁的少女,漂亮,有金色的头发,还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布兰蒂。她在网络上专门找男人聊天,并且发展到与网友们进行通讯和电话交流,从而求爱信和电话不断涌到斯吐夫家来,当然这些电话和求爱信都是找布兰蒂的而不是找斯吐夫太太的。斯吐夫先生不懂因特网,一开始以为这些电话和信是弄错了地址,但很快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大为恼怒,但斯吐夫太太坚持认为她的新爱好是无害而且有趣的。1996年圣诞节,斯吐夫家的气氛很紧张,斯吐夫太太第一次没有参加教堂的合唱团演出,因为她太忙了,整天在与网上的朋友们联系。斯吐夫先生希望新年后他太太能够好一些,但这个想法很快破灭了。1997年1月15日清晨,斯吐夫家的门铃响了,斯叶夫先生去开门,发现是网上花店的送花人,送了几打红玫瑰给布兰蒂,自然,送花的都是斯吐夫太太的网友。在有一束花的便笺上写着:“最亲爱的布兰蒂,认识您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感谢您给我您的地址,使我能够更多我地了解您。您是一个漂亮、性感的年轻女子,我们在网上的交谈让我心醉,我爱您的名字,我希望我们能够很快在一起跳舞。爱您的,赫华德。”

斯吐夫先生气得发疯。因为他今天在家纯属偶然,却发现了鲜花和情书。他不知道他不在家里的时候还有多少鲜花和情书送给他老婆了,他觉得他老婆已经太过分了。于是斯吐夫先生向老婆摊牌:要么要家,要么要电脑。他太太也发起了“少女”脾气:宁可要爱情,不惜牺牲家庭。两人吵得不亦乐乎。

(三)1997年1月20日,他们的儿子斯蒂芬从住处给父母打电话,打了几个小时都没人接,当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他觉得父母这时应该在家里,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不接电话。最后斯蒂芬决定回家看看。在靠近家的时候,斯蒂芬看见家里的灯还亮着。两辆车也在车库里。斯蒂芬轻轻地打开家门,家里一片沉静,他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头,但没料到他将见到什么样的可怕情景。

他忐忑不安地走进厨房,心中想着可能家里有小偷,他轻轻地推开厨房的门,悄悄走进去。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大摊血。血迹将他吃惊的眼光引向厨房中央,他看见母亲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里,旁边还有三把沾血的菜刀。斯蒂芬惊吓得张大嘴巴发不出声音。斯吐夫太太被人在喉咙上、身体上、四肢上刺了许多刀,伤痕多得数不清,人已经死了。斯蒂芬终于叫出声来,他大声地叫喊他父亲的名字,担心他的和善慈祥的父亲也像母亲一样遭人杀害。斯蒂芬沿着血迹从厨房到餐厅,发现他的父亲也躺在血泊之中。斯蒂芬赶紧看父亲的伤势,发现父亲还没死,他赶紧叫来救护车把父亲拉到医院抢救。医生们很快查出斯吐夫先生的伤势都是自伤造成的,第二天他在医院的手术室中被警察逮捕。

地区检察官布鲁斯后来说:这是一桩特别悲惨的凶杀案,大量的鲜血说明暴力程度非常猛烈,但这件案件不应当发生在波斯顿这样一个宁静的小镇,这种事即使发生在洛杉矶这样的犯罪率很高的大城市也够得上很悲惨了。

当斯吐夫先生苏醒后,检察官在医生的同意下就开始了审讯,以便搞清楚案件的情况。斯吐夫先生说:在那天早晨大吵一场后,他离开家出去。当天下午五点钟回到家后在厨房中又与斯吐夫太太发生了争吵。“我妻子开始推打我和尖叫,我失去了理智,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医院苏醒之后除了身体上的疼痛和满身的绷带什么也记不清了。”

(四)斯吐夫先生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时,整个小镇都惊呆了,居民们一个月来一直谈论着这件事。警察后来查出,斯吐夫太太在网上同时与六个男人谈恋爱,并且与其中一名见过面。一名在网上与斯吐夫太太有交往的46岁的男子坚持说他是与布兰蒂交往的。他们之间除了网上的情话之外并没有发生实际的性关系,但他也承认布兰蒂在网上情话说得特别热烈。这名男人说,他只是想让布兰蒂高兴、解除她的寂寞才与她交往的。他说我没有意识到她是一个已婚的妇女,而以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或寂寞的寡妇,送她玫瑰只是想让她知道有人爱她,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呢。此人的老婆对他丈夫的网上情也很愤怒,通过调查,发现她丈夫还与其他几个女人在网上打得火热,老婆一气之下将他赶出家门。

1997年10月,斯吐夫先生因杀人罪被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在被送往监狱之时,他哭着对儿子说:“真希望死的是我而不是你妈。”

2001-2005 ©  ev99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