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生死广场漫游帝陵民族奇俗世界奇俗葬俗礼仪名人有约 
出生死法 死亡别狂傲 生死无疆 生死夫妻 生死之间 天堂里的雨声 生命的轻与重 生死之恋 生死瞬间 公墓边的灵魂 生死朗读 酒公墓 生死界 因特网上的致命情缘 人怎样面对死亡 医学上的死亡 死亡的概念和类型 再访新圣母公墓 毕淑敏和大学生谈生死 你有权选择死亡方式吗
 

公墓边的灵魂

作者:另外一个人

我永远记得那次偶然参加一个亲友的葬礼,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墓碑,碑文我已经记不得很清楚了,大概是一个未婚的“丈夫”给他的“妻子”立的墓碑,和每年墓前的鲜花,每每想到这些记忆里残存的碎片,总是无限的感慨。

或许有天终于再也不可能和往常一样见到太阳了,就象将做一场长梦吧,该相信有天堂吗?如果有的话,或许我该不会有什么遗憾,因为我想无论结局如何,但是我却可以这样永不褪热的爱你,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可以影响我这样地爱你。再也不用坚持,也可以始终坚持着一个角度,一种炽热,一再固执,再也不改变。

然而我想死前奢求自己可以躺在洁白的被褥里,空白的躯体可以堆在白花的中间,我知道我什么也没带走,想让来时那样,能够干干净净的来去。主在问我残留的愿望时,我想我还是有愿望的,那个愿望我知道不会实现,你会送我那些白花,会轻轻吻掉挂在眼角的泪水。早已满是遗憾,我已经习惯迁就于遗憾了,或许你可以静静装着一个陌生人,站在人群里,在没人注意的角落偷偷看着那泪水自然的掉落,或许一个灵魂就可以这样安然的飘逝了。

终于我可以安然的长眠在一个公墓了,尽管阳光总会照射在墓地的草坪,然而自己知道注定是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没有阳光,没有温暖的地方。每每在荧屏可以看着有亲人在墓地为死者献上鲜花,内心总是激荡起莫名的战栗,该是种希望么?

偶在公墓,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墓碑是写着---给未婚的爱妻.....,听说墓前总是每年都摆着很多的鲜花,不用多说,我知道了那里写着两个爱人的故事,我失魂落魄站在那里,我羡慕墓里的女子。我不觉得她是死的,她只是长眠在地下,她是活的,他们一起生活着,而真正死的人,是在墓前的这个人。

我仿佛看到他们原来幸福的生活,我才发觉自己什么都没有。对于希望已经成为幻想,追求已经成为奢求,爱恋也已经成为单恋.....

我现在希望有天堂,我想应该有天堂的.....

站主评论:这个有点象《第一次亲密接触》,教我明白了活着的人比死去的更可怜!

2001-2005 ©  ev99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