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生死广场漫游帝陵民族奇俗世界奇俗葬俗礼仪名人有约 
西夏王陵 元代陵墓 秦始皇陵 乾 陵 香妃墓 杨贵妃墓 昭陵的选定 三国陵墓 藏王陵墓 前蜀永陵 清代陵墓 驰名中外的闯王陵 传说中的帝王陵墓 隋唐时期的陵寝制度 从商周“集中公墓制”到秦汉“独立陵园制”的演化轨迹
 

清代陵墓

(公元1644-1911年)

关外四陵

提起清朝入关之前的陵寝,人们往往会想到永陵、福陵、昭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清初关东三陵”或“盛京三陵”。除此之外,还有一处清初的重要陵寝往往被人忘记,那就是东京陵。这四处陵址与清入关后的清东陵、清西陵不同,它们具有中国东北地区古代建筑艺术的传统和独特的地方风格,并以那山陵的风光,封建城堡式的地布局,断壁残垣的古迹风貌,神秘而静穆的独特气氛而引人注目。下面将这四处陵墓做一简单介绍。

永陵:原名兴京陵,位于辽宁新宾县永陵镇西北启运山南麓,前临苏子河,建于明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康熙、乾隆时期曾多次重修,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改称永陵。陵区占地约一万 二千平方米,陵墓依山傍水而建,有“郁葱王气烟霭”之势。陵内葬有清太祖努尔哈赤(公元1559-1626年)的远祖盖特穆、曾祖福满、祖父觉昌安、父塔克世等清皇室祖先。

整个陵区由前院、方城、宝城三部分组成,四周以红墙围绕,南面前院正中为正红门,院内横排着四座碑亭,内立颂扬四位祖先的大石碑。碑亭东西两侧原有祝版房、齐班房、茶膳房、涤器房等建筑。碑亭之北按照“前朝后寝”的宫室制度,前边方城中设享殿,左右壁上嵌五彩琉璃蟠龙,给红墙黄瓦增添了色彩。城中正殿为启运殿,内设暖阁、宝床,供奉神位神牌。东西设有配殿,殿前设焚帛炉一座。宝城位于启运殿之后,环列着坟墓,都是检骨迁葬。可能还有衣冠冢。原来这里有老榆树一棵,俗称“神树”,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东巡时,诗兴大发,为之作《神树赋》,并御笔缮书,竖碑其侧,现在碑已移至西配殿内。

永陵规模较小,方城也设有城堡式的箭楼、角楼、马道,陵寝设有地宫。但它地处群山环抱之中,启运山犹如屏风,直立背后,隔苏子河与烟囱山相对。陵园虽小,前景广阔,万山纵翠,风景宜人,远远望去,恰似万绿丛中一点红。

福陵:因在沈阳市区之东,又名东陵,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皇后叶赫那拉氏的陵寝。它前临浑河,后倚天柱山,万松耸翠,大殿凌云,构成独具风格的帝王山陵。

福陵于后金天聪三年(公元1629年)初建,康熙、乾隆两朝增修,面积十九万四千八百平方米。

陵寝四周绕以矩形缭墙,南面正中为正红门。门东西墙上,有雕着蟠龙的琉璃壁。门前两侧对立着下马碑、华表、石狮和石牌坊,形成庄严雄伟的门面。门内神道两侧,苍松之间,又排列着成对的狮、马、驼、虎等石雕。往北地势渐高,利用天然山势建筑了“一百零八蹬”砖阶。登石阶,过石桥,正中为碑楼,内立康熙亲撰“大清福陵神功圣德碑”。碑楼左右有禁祀用的茶果房、涤器房、省牲亭、斋房等建筑。再北为城堡式的方城,为陵园的主体建筑。南面正中为隆恩门,上有三重檐的高大门楼。北面正中有明楼,中立“太祖高皇帝之陵”石碑。四角有角楼,城内正中建有隆恩殿,三楹,辅以东西配殿各五楹,为祭祀之所,内供奉神位木主。正殿后立有石柱门和石五供,殿前设焚帛亭。方城后为月牙形的宝城,也叫月牙城,上为宝顶,下面就是埋葬死者的地宫。

福陵川萦山拱,万松参天,形势雄伟,幽静肃穆。蓝天白云之间,松涛林海,隐约现出红墙黄瓦,增加了深远的空间层次,将女真族的山城与传统的帝王陵墓建筑作了巧妙的结合。

昭陵:昭陵坐落在辽宁沈阳市区北部,因此又称北陵,是清太宗皇太极和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的陵墓。皇太极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八子,生于公元1592年,是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1626年继父称汗,翌年建元天聪,1636年称帝,改后金国号为大清,改元崇德,完成了统一东北的大业,死于公元1643年。

昭陵在清关外的诸陵中,规模最大而且保存最为完整。最近,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陵园占地面积为四百五十万平方米,始建于清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竣工于顺治八年(1651年),康熙、嘉庆年间有所增建。

石牌楼细部

陵园建制与福陵同式,四周有缭墙围绕,正红门辟于南面正中。门外有下马碑、华表、石狮、石桥和嘉庆六年增建的青石牌坊。青石牌坊位于门外正中,雕工精细,透剔玲珑,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门两翼嵌有五彩琉璃蟠龙壁,造型尤为生动。门内神道排列的石兽群有狮子、麒麟、獬豸、骆驼、马、象六对,其中名为“大白”“小白”的两石马,传为皇太极生前心爱的坐骑。腿短、体壮,具有蒙古种型的特点。北部正中建有碑楼,内竖康熙御笔的“大清神功圣德碑”,高约五米有余,重约十万斤。碑楼旁衬以华表,使其更加突出。东西两侧有茶膳、涤器等房。后为城堡式方城,是陵园的主体建筑。正中为隆恩殿,建在雕刻精美的花岗石台基上,面阔三间,黄琉璃瓦顶,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以隆恩殿为中心,东西有配殿,四角建角楼,前有隆恩门,后为明楼,中立“太宗文皇帝之陵”石碑。方城北部为月牙形宝
城,宝城之内为宝顶,宝顶之下就是皇太极及其后妃的地宫。

整个陵园虽建造于平地,但崇楼大殿掩映在苍松翠柏之间,风景十分幽美。清代这里为防守严密的禁地。

东京陵:东京陵是一处没有引起人们广泛注意的清初关外陵墓,位于辽宁辽阳市太子河东三点五公里的阳鲁山上,西南距清代所建的东京城(现在新城)仅一公里。清太祖努尔哈赤迁都辽阳后,于后金天命九年(公元1624年)将其景祖、显祖及皇伯、皇弟、皇子诸陵墓迁葬于此,故称东京陵。清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将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父塔克世等陵墓迁回故土赫图阿拉,仅存努尔哈赤的胞弟舒尔哈赤、穆尔哈赤,从弟祜尔哈赤,长子褚英及穆尔哈赤之子大尔差等人的墓葬。这些诸王贝勒,跟随努尔哈赤驰骋疆场,建立清王朝,都曾立过汗马功劳。当努尔哈赤在抚顺东部山区萨尔浒之役,击溃十余万明军,大获全胜之后,立即挥戈南下,于公元1621年夺下辽阳,奠都东京城。嗣后,战争稍事平息,便开始了东京陵的建造。

方城明楼前的石五供

东京陵,整个阳鲁山全部为其占用,但在关外四陵中算是规模最小的,只有缭墙、山门、碑亭等建筑。原来山上山下有四处陵院,其中以山上的庄亲王陵院为主体。庄亲王舒尔哈赤,于公元1611年战死沙场,是后金的开国元勋,赐号达尔汉巴图鲁。碑亭保存完好,四券单檐,内有彩绘藻井,立大理石“庄达尔汉巴图鲁亲王碑”,用满、汉两种文字刊刻。趺坐碑首,雕琢精美,字迹清晰。其他几座墓前,也都立有高大的追封碑。然而,只有努尔哈赤的大太子褚英墓前无碑。据传说,褚英尽管跟随父亲艰苦创业,浴血奋战,立下不少战功,可是在攻打辽阳一仗,因他贪酒过度,大醉如泥,竟贻误了军机,造成清军很大伤亡,所以清帝国任何一个皇帝也不屑于为他树碑立传。

清初关外四陵,不仅在建筑布局上有其独特的风格,而且在建筑艺术上也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高大的陵圈城墙,犹如皇宫的紫禁城。城墙四角还有角楼,气势森森,建筑雄伟。尤其是沈阳东陵、北陵的台基、栏杆,石刻极为精美。透空雕刻,突起浮雕,都是关内明清诸陵所不见的。其规模虽不及明十三陵和清东西陵,但在建筑艺术上却有其不可低估的价值。

东陵

景陵神道石象

清东陵位于河北省遵化县西北部马兰峪的昌瑞山,距离北京一百二十五公里。这里建有清朝顺治帝的孝陵,康熙帝的景陵,乾隆帝的裕陵,咸丰帝的定陵,同治帝的惠陵,以及慈安太后(东太后)、慈禧太后(西太后)等四座后陵,五座妃园寝,一座公主陵。它是中国现存规模宏大、体系完整的古代帝王后妃陵墓群。其中埋葬乾隆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定东陵最为宏丽,但在公元1928年被军阀孙殿英的部队炸开地宫,盗走大量随葬珍宝,使东陵遭到严重破坏。

东陵的风光优美诱人,清朝统治者曾把陵区看作是“万年龙虎抱,每夜鬼神朝”的“上吉之壤”,当作“风水”胜地禁人出入。十五座陵在昌瑞山南麓各依山势东西排开,绵绵的山脉屏于陵寝之后,长长的神道伸展于陵墓之前。处于中轴线上建筑物的外围,种着蓊郁茂密的松柏,形成独特的自然景观。苍松翠柏连着碧绿的庄稼,映衬着红墙金瓦的殿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远看就象是绿色的海洋中点缀着片片小岛。各陵的龙须沟弯弯曲曲,势若游龙。大小不一,造型优美的石桥,连接着一段段的神道。仲夏时节,桥下清泉泻玉,细浪沁芳,好似一条白练铺在古柏绿林中。每当晨曦晚照时分,如果站在高处,透过青枝绿叶,可见翘角的飞檐,峥嵘的亭阁,石雕的文臣武将,肃静的大小石兽,都似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薄纱,景色清幽秀丽,古朴自然。

[东陵的营建]据说清代顺治年间(公元1644-1661年),顺治帝在一次狩猎中,偶然来到昌瑞山下孝陵地带,勒马四顾,看到这里风景幽美,山峦间“王气葱郁”,取下射御沟弦用的扳指,投向上空,谕示侍臣:“扳指落处,必是佳穴,可以作为朕的寿宫。”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为顺治帝建孝陵于昌瑞山下,是为营建东陵的开始。此后,康熙帝和他的后妃也分别葬在东陵的景陵、双妃园寝、景妃园寝,开创了清代的“子随父葬,祖辈衍继”的“昭穆之制”。这一制度,后来到雍正时才发生了变化。

当年开始建陵时,康熙差遣礼部满、汉尚书各一人和钦天监二人,先行拟定方位,然后由工部满、汉尚书各一人,轮班督理,并由八旗中各选取才能官一人,会同工部司官(郎中)协理工程。

在施工中,广泛使用了当时所掌握的机械设备,如罗盘针、千斤顶、手摇卷扬机(辘轳)等。施工质量要求很高,例如地基,不仅要深挖,还要打下许多木桩、木钉。慈禧隆恩殿的地基就刨槽一丈二尺九寸,打下柏木大桩六百八十五根,柏木钉八千八百八十一根,再反复夯实。慈禧陵的宝顶,夯实后还进行了五次盘踩,每次盘踩的厚度必须均匀,正好是三寸三分。此外,还在盘踩材料中搀进江米汁,因此,这座宝顶虽经多年风雨侵蚀,至今仍然非常坚固。又如,砌造地宫,除了用石做的阴阳榫连接外,还用铁钩、铁桩、铁梢等固定,因而,地宫十分坚固。

[东陵的布局]

东陵的中心是昌瑞山主峰下顺治的孝陵。从陵区最南面的建筑物石牌坊直到孝陵宝顶,在这条长约十华里的神道上,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大红门、更衣殿、大碑楼、石象生、龙凤门、一孔桥、七孔桥、五孔桥、下马碑、小碑楼、东西朝房、东西班房、隆恩门、焚帛炉、东西配殿、隆恩殿、琉璃花门、二柱门、石五供、明楼、宝顶等。这一系列建筑物由一条宽十二米的砖石神道连接起来,主次分明,富有节奏感。

大红门是东陵的门户,门前矗立着一座巍峨的五间六柱十一楼式石牌坊,上刻旋子大点金彩画,漆饰仍然依稀可辨。门前还有石麒麟和下马碑,碑上刻着“官员人等至此下马”的字样,以显示封建皇帝的威严。大红门的两旁原有“风水”围墙,现在只剩残迹。

穿过大红门,在神道右边原来坐落着更衣殿,这是谒陵人员更换衣服的地方,现已荡然无存了。

大红门后是长约十里的神道,用三层巨砖铺成。神道上分布着石象生。石象生从石华表(也叫望柱)开始,按一定距离排立石兽和石人。孝陵的石象生有十八对,其中有獬豸、马、象、狻猊、麒麟、文臣、武将;裕陵有八对,其他陵五对,后陵则没有。然后是大碑楼,这是神道上的主要建筑,重檐飞翘,华丽壮观。四角各有一座高达十几米的华表。碑楼中间,屹立着高大的神功圣德碑,共两通,下由龙头赑屃驮着。碑身系镜面玉石,分别用满汉文字铭刻着顺治帝一生中所谓
的“神功圣德”。

经过大碑楼向北,前面竖立着龙凤门。这是一座三间六柱三楼、用彩色琉璃瓦砖装有龙凤花纹等装饰的富丽多彩的建筑。龙凤门给人穿门入室之感,也显示神道深远和陵园的幽邃。从大红门到龙凤门,每段视线之内都有建筑物占居其间,而且不断的变化着,使人们的感觉不断翻新。

神道北端有碑亭,亭内竖立龟趺石碑,碑上面刻着皇帝庙号、谥号、徽号和陵名。小碑亭东面是神厨库,为烹调祭品的场所,内有神厨五间,神库两座各三间,省牲亭一座,四面各显三间。小碑亭的北面是三座三孔桥(有的陵桥在小碑亭之南),桥下为玉带河(又叫龙须沟)。

过小碑亭往北是隆恩门,门前东西两侧各有朝房五间和班房三间。东朝房为茶膳房,西朝房为饽饽果品房,原先的礼部差役从这里呈进供物,内关防员役在这里制作供品。班房是八旗守护员弁值班的房舍。

隆恩门面阔五间,单檐歇山式,两边是高大的红色宫墙。进入隆恩门,对面是巍峨的大殿,檐下的匾额上用满汉文大书“隆恩殿”三个金字。这是举行祭祀仪式的主要场所。殿前月台上,中有铜鼎,两边有铜鹿铜鹤,这些东西大多数已遗失。殿前为海墁,东西各有配殿一座,配殿南侧有焚帛炉,供祭祀时焚烧纸钱衣物。

隆恩殿后面是琉璃花门。有三个门洞,用彩色琉璃瓦砖装饰。门两旁有宫墙,分隔成前朝和后寝两部分。

进琉璃花门,过二柱门,前面排列着石五供,石台上,中间是连耳青白石香炉,炉身作虁龙式,万蝠如意流云回纹,锦灵芝旋螺宝珠起线,掏象鼻腿。炉两边各有青白石花瓶,青白石蜡台,紫色蜡烛连火焰。

石五供之后,明楼高耸,崇阁巍峨。明楼为重檐歇山顶式,斜坡舒展,翼角翘飞。楼内竖有石碑,镌刻满、汉、蒙三体字,内容为庙号陵名。

明楼下为方城,呈正方形。方城两边有高大城墙,绕墓一周,叫宝城。宝城前部与琉璃影壁相接,样子好似月牙,有月牙城之称。月牙城两侧有蹬道,供上明楼之用。宝城上端有甬道,甬道两边是女墙。

宝城中间的巨大土丘,就是帝后的坟墓,名叫宝顶,又名独龙阜。宝顶南侧是琉璃影壁,影壁下为通往地宫的隧道。宝顶下边的深处就是帝后的地宫了。

[帝后诸陵]东陵共有陵寝和园寝十四处,其中帝陵五座,后陵四座,妃园寝五座,埋葬着五个皇帝、十五个皇后、一百三十六个妃子。在原来的“风水”围墙之外,还分布着亲王公主太子等人的园寝。除了昭西陵之外,都以帝陵为中心,后妃之陵建于其旁。各座帝王陵又以孝陵为中心,分布于东西两侧。

孝陵:孝陵是顺治的陵墓,在昌瑞山主峰之下,处于陵区中心位置。顺治的名字叫福临(公元1636-1661年),为清王朝入关后的第一个皇帝,在位十八年,即位时年仅六岁。他的统治时期,正是中国历史发生重大变化的年代。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推翻了北京的朱明王朝。紧接着,清军又在叛将吴三桂的导引下击败李自成进入北京。不久,顺治由沈阳来到北京,正式宣布定都北京。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他死于故宫养心殿。康熙二年(1663年)夏,顺治的棺材葬入孝陵。

从孝陵往东一里许,便是孝东陵。这里葬着顺治的孝惠章皇后和端顺妃等七人,福晋四人,格格七人。

176-1.jpg (35564 字节)
裕陵二柱门及方城明楼

景陵:康熙的陵墓,位于孝陵以东稍南,建于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规模仅次于孝陵。隆恩殿内大柱耸立,甚为壮观。康熙在位六十一年,是清朝在位最久的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最久的皇帝之一。

从景陵向东,有康熙妃嫔的园寝两座,即太妃园寝和景妃园寝。

裕陵:乾隆的陵墓,位于孝陵以西的胜水峪,占地约六百九十余亩。乾隆从公元1736至1795年在位,当了六十年的皇帝,于乾隆六十年(1796年)禅位给儿子嘉庆,又当了四年太上皇。乾隆当政时期,一度出现了“盛世”,到他禅位时已开始中衰。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乾隆去世。这位活了八十九岁的统治者,是清代皇帝中实际执政时间最长的人。

裕陵是一帝二后三贵妃的合葬墓。目前裕陵地宫已经开放,是中国继明定陵之后挖掘的又一座具有独特风格的地下宫殿。它是传统的拱券式石结构,有三室四道石门,构成“主”字形,进深达五十四米,面积三百二十七平方米。地宫的显著特点是除地面以外,四壁和券顶都布满各种佛教内容的石雕刻,主要有八大菩萨、四大天王、五方佛、五供、八宝以及用梵文和藏文镌刻的数万字的佛经咒语。所有这些雕刻,工艺卓绝,线条清晰流畅,形态逼真。尽管图案繁多,但安排得既不繁复杂乱,也非千篇一律,有主有从,独具匠心。地宫是封建帝王骄奢淫逸生活的见证,又闪现着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中国难得的地下艺术宝库。

裕妃园寝在裕陵以西一里,葬有乾隆的皇后乌喇那拉氏和皇贵妃、贵妃及妃嫔、贵人等共三十五人。

定陵:咸丰皇帝的陵墓,位于裕陵之西的平安峪。咸丰自公元1851至1861年,在位十一年,在位期间,清政府面临行将崩溃的前夕,太平天国革命和第二次鸦片战争都在这时发生。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年仅三十一岁的花花天子,由于荒淫无度病入膏肓,死于承德避署山庄,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葬入定陵。地宫中附葬的有孝德显皇后。咸丰的后陵有两处,一处是普祥峪定东陵,另一处是普陀峪定东陵。

普祥峪定东陵:葬着咸丰的皇后钮祜禄氏。咸丰死后,她被尊为慈安太后,辛酉政变后,与慈禧共同垂帘听政,但军政大权操在慈禧手里。她在公元1881年暴死于钟粹宫,死因不清,众说不一。

普陀峪定东陵:咸丰之妃那拉氏之墓。咸丰死后,她儿子载淳继承了皇位,号同治,因而就由原来的贵妃升为太后,徽号慈禧,即众所周知的慈禧太后。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11月,她串通小叔子奕訢发动政变,消灭了政敌肃顺等人,实行垂帘听政。从此,她成为同治、光绪两朝的不挂名的女皇,统治中国达四十八年之久。她死于公元1908年。死后三年,清王朝就在辛亥革命中灭亡了。慈禧的陵寝,地面建筑风格独特,精巧别致,工艺水平在清陵中属于最上乘。隆恩殿四周的石杆上雕刻着龙凤呈祥、水浪浮云的图案。殿前的陛石采用突雕手法,构成一幅凤龙戏珠的画面,犹如真龙真凤在彩云间飞翔舞动,堪称石雕中的杰作。这龙凤石雕图案与其他陵墓石雕图案有异:龙在下、凤在上。传统上是象征帝王的龙在上,象征皇后的凤在下。三殿内壁是五蝠捧寿万字不到头的雕砖贴金图案,斗拱梁枋和天花板也都是贴金和玺彩绘,所有明柱都有半立体的金龙盘绕,金碧辉煌,为一般陵寝宫殿所罕见。慈禧陵地宫现已开放,这是中国迄今发掘的第一座皇后陵的地下宫殿。石料全部用汉白玉,晶莹洁白,雕刻精美,是珍贵的艺术杰作。

惠陵:同治的陵墓,位于景陵东南六里许的双山峪。同治六岁登基,公元1862至1874年在位,仅仅活了十九岁,做了十三年的傀儡皇帝,是清代的一个短命皇帝。

惠妃陵在惠陵以西半里,是同治的妃陵。

还有一处陵墓在东陵大红门外东侧,这就是埋葬孝庄文皇后的昭西陵。它为什么要建在大红门外呢?原来她是皇太极的妃子,顺治的生母,所以康熙时代被尊为太后,到雍正、乾隆年间又加谥为孝庄文皇后。她虽是顺治的生母,但比顺治还多活了二十多年,直到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才死,终年七十五岁。康熙初年,她以太后的身分实行变相的垂帘听政,为后来慈禧的篡权树立了先例。她死前对康熙说:“太宗奉安久,不可为我轻动。况我心恋汝父子,当于孝陵近地安厝,我心始无憾。”太宗即她的丈夫皇太极,葬在沈阳昭陵。按常规,她死后应葬在昭陵附近,方近情理。但她为什么不去近葬昭陵而要葬在孝陵附近呢?恐怕不仅仅是心恋顺治、康熙父子,而是另有原因,使她和清室都有难言之隐。人们知道,顺治初年,她以国母之尊,以嫂嫁叔,又成了摄政王多尔衮的老婆。这在入关的满州贵族虽不是惊俗之举,但在中国历史上却是罕见的事。多尔衮在世时位极人臣,飞扬跋扈,死后成为众矢之的,被削夺尊号,声名太坏,她自然不愿附葬多尔衮。皇太极是她前夫,但她既已改嫁小叔子,从封建伦理和宗教迷信的观点出发,她似乎也无颜附葬昭陵,所以只好提出了在孝陵近地安厝。开始,康熙尊照她的遗言,于孝陵之南建一“暂安奉殿”,并没有建陵。直到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雍正才就地为她建陵,称作“昭西陵”。从定名看来,还是与在沈阳的皇太极昭陵相对。在清陵中,唯有昭西陵与昭陵相隔千百里,是清陵中的特例。

[震惊中外的盗陵案清皇室灭亡后,由于辛亥革命不彻底,出现了军阀割据的混战局面。当时兵荒马乱,盗墓之风盛行。前清遗留下来的东陵守陵人员,本来以吃俸禄为生,此时生活已无保证,便监守自盗。在蓟县的大道上,经常有满载陵上文物的车辆经过。奉系军阀统治时,更是竭尽搜刮之能事,就连陵区的林木也被砍伐得寥寥无几了。

1928年,终于发生了震惊中外、轰动一时的盗陵案件。这次盗陵,使惠妃陵、裕陵和普陀峪定东陵的地下殉葬物品,几乎被洗劫一空。

6月12日,奉系二十八军岳兆麟部下的团长马福田偷偷地进入马兰峪。另一个反动军阀孙殿英乘机打起剿匪的旗号,令第八师师长谭温江带领一团兵,于7月2日拂晓发动了突然袭击,将马福田赶跑。谭师在马兰峪大肆抢掠之后挖掘,并不回蓟县,直奔东陵,伪称要在东陵搞军事演习。

慈禧、慈安陵隆恩殿台基栏杆雕刻

谭温江进入东陵地区后,白天层层设岗,断绝行人。同时,孙殿英命令部下到处张贴“护陵”告示,麻痹人们的注意。深夜,他们就动用工兵爆破陵寝,炸开慈禧陵明楼下洞门里的金刚墙,打开进入地宫的通路,撞开石门,进到墓室。孙殿英又及时发布命令,严格规定只有师旅团营一级的军官,才能优先潜到地宫拿取宝物,然后再准许一般士兵下去捡拾遗物。盗匪们首先收走慈禧尸体周围的大件宝器翡翠西瓜、蝈蝈白菜、玉石莲花、珊瑚树等等,再把压在慈禧尸下的珠宝一一取尽,然后把慈禧尸体抬上棺盖,扒下龙袍、撕下内衣、脱下鞋袜,将周身珠宝搜索精光。连慈禧的牙也被撬开,把含在口中的稀世明珠取走。最后将放在棺下宝床上石洞(即“金井”)里面的慈禧生前喜爱的珠宝,也尽行掏去。

在谭温江部盗陵的同时,孙殿英部的一名旅长韩大保也率领另一股队伍,声言要搞军事演习,直奔裕陵。在琉璃照壁下炸开进入裕陵地宫的入口,撞开两扇刻有菩萨立像的石门,进入明堂券第二、三、四道石门,最后闯进金券。安放在金券石制宝床上的乾隆帝棺椁和他的两个皇后、三个皇贵妃的棺椁全部被撬开,将每一棺内的珍宝搜刮一空,尸骨也被抛在地宫内的淤泥污水中。盗陵是在孙殿英亲自指挥下进行的,他还经常坐汽车到现场察看。各种奇珍异宝装满汽车后,他们便立刻开拔,逃之夭夭。这次盗陵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匪军官们抢光主要殉葬宝物之后,士兵们又涌进裕陵和普陀峪定东陵地宫,发疯似地洗劫。他们逃走后,周围的地痞流氓又钻进两陵的地宫,寻拣剩下的珍宝和混杂着泥水的殓物。经过这场洗劫,两陵所剩殉葬品已几无所存。慈禧地宫里除了一口残破的棺材之外,什么也见不到了。

东陵盗案暴露后,报纸广为传播,轰动中外。清朝遗老遗少们则暴跳如雷,退了位的溥仪向蒋介石及北平卫戌司令阎锡山和国民党中央及各地报馆发出通电,要求严惩首犯孙殿英。各阶层民众团体反应也很强烈。尽管如此,由于孙殿英把盗陵所得部分珠宝珍品贿赂有关当局的要员,所以,这起震惊中外的盗墓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西陵

清西陵五孔桥

清朝入关以后,共传了十代皇帝,其中,东陵有五座帝陵,葬了五个皇帝,其余的五个皇帝,除末帝溥仪未建陵外,剩下的四个都葬在北京以西一百二十多公里处的西陵了。中国历代实行的是“子随父葬,祖辈衍继”的“昭穆之制”,清代十个皇帝,按理应该葬在一起,为何又分成东西两个陵区呢?原来是雍正破坏了这一制度。雍正是康熙的第四个儿子,传说他靠篡改遗诏夺得了皇位。由于心中有鬼,从迷信出发,便不愿和康熙葬在一起。

怡亲王允祥和大臣高其倬,深知雍正之意,在易州镜内泰宁山天平峪发现了“万年吉地”,竭力向雍正推荐。他们在奏章中称颂那块地方是:“乾坤聚秀之区,为阴阳和会之所,龙穴砂水,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雍正览奏后,认为:“山脉水法,条理详明,洵为上吉之壤。”并下令在泰宁山下动工修建泰陵,首辟西陵陵区。雍正开辟西陵的用意,除了为他自己建陵之外,还想叫嗣皇帝也追随他葬入西陵。但儿子乾隆却违背父意,以好“风水”作为选择陵地的原则,选址于东陵,并规定以后父子不葬一地,相间在东西两陵区选址建陵。

西陵有帝陵四座,后陵三座,王公、公主、妃子园寝七座,共十四座,葬七十六人。建筑面积达五万多平方米,共有陵殿千多间,石建和石雕百余座,大部都保存完好。

西陵周边共有百余公里,四周群峦叠嶂,树木茂密。西有著名的紫荆关,南有易水,隔水与狼牙山相望,东有二千三百多年前古燕国下都的遗址,风景甚为幽雅。

泰陵方城明楼

西陵的组成和东陵大致相同。按照从南到北、从前到后的顺序,由石象生、大碑楼、大小石桥、龙凤门、小碑亭、神厨库、东西朝房、隆恩门、东西配殿、隆恩殿、琉璃门、二柱门、石五供、方城、宝城、明楼、宝顶、地宫等大小建筑组成。西陵同样以大红门为门户。大红门前有一单路五孔桥,造型优美,如同长虹饮涧,新月悬空。

清王朝为了加强陵区的管理,设立了一套机构。皇帝任命泰宁镇总后兼西陵墓总管大臣,统管西陵,并委派辅国公、镇国公两位王公,设置东府、西府,作为皇室的代表,专门负责守陵。下面设有内务府(主管行政和司法)、礼部、工部(主管祭祀和工程施工)、八旗兵(护陵)、绿营兵(守卫陵界)。西陵外围原有红、青、白三层界桩,每层之间距差五里。界桩以外还有官山,警卫森严,也不许百姓涉足。

和大红门在一条直线上的是永宁山,雍正的泰陵就居于此山下的中心位置,其它诸陵分别置于它的东西侧。

泰陵前的神道约五里长,沿着神道由南往北,分布着四十多项大大小小的建筑。神道由三层巨砖铺成,宽阔平坦。神道上排列的石象生,形象逼真,刀法细腻。文臣武将衣着上的纹饰,文臣手中的朝珠,武将剑鞘上的图案,甚至动物的鬃毛,鞍驮上的图案花纹,都清晰可辨。神道两边苍翠的松墙,层次分明,阵风吹来,松涛滚滚,显得格外的古雅肃穆。神道中有一座作为影壁的小山。小山之后是龙凤门。四壁三门,壁上有用琉璃制成的云龙花卉装饰,精致美观。

神道北端是三座三孔石桥,桥下有玉带河。过桥是小碑亭,亭内石碑上用满、汉、蒙三种文字刻出皇帝的谥号。小碑亭北面是一片广场。广场北面平台上,有东西朝房各五间和东西守护班房各三间。正面为隆恩门,面阔五间,单檐歇山顶,檐端是三踩单昂斗拱。门内左右,各有烧祭文、金银锞和五彩纸帛用的琉璃焚帛炉一座。北门是东西配殿。东配殿原是放祝板的地方,祝板是祭祀时供读祭文之用的木板,一尺二见方,贴有黄纸边;西配殿为喇嘛念经的地方。

慕陵楠木殿

隆恩殿是正殿,坐落在正面月台上,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重檐歇山黄瓦顶。殿内梁枋上装饰着金钱大点金彩画,枋中心的画是“江山一统”和“普照乾坤”,色彩调和,气氛肃穆。全殿金碧辉煌,至今色彩仍很鲜明。殿内有三个暖阁,其一供奉佛像,另两个供有皇帝、皇后的牌位。每年的大祭、小祭都在这里举行。隆恩殿后面是三座门、二柱门、石五供、方城明楼。明楼上的朱砂石碑,用满、汉、蒙三种文字刻着皇帝的庙号。从明楼有马道通往宝城,宝城上面是宝顶,下面是地宫。

雍正死于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乾隆二年(公元1737年)葬于泰陵。与雍正合葬的有孝敬宪皇后、敦肃皇贵妃。在泰陵东北三里,有泰东陵,葬着雍正的孝圣宪皇后。是乾隆的生母。泰东陵南面又有泰妃陵,葬着雍正的裕妃、齐妃等二十一个妃子。

泰陵以西一公里,是嘉庆的昌陵,葬着嘉庆和他的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昌陵西边是昌西陵和昌妃陵,分别葬着嘉庆的孝和睿皇后和妃嫔等人。昌陵距泰陵很近,其豪华富丽并不亚于泰陵。隆恩殿大柱包金饰云龙,金碧辉煌。地面用较贵重的花斑石墁地,黄色的方石板上,带有紫色花纹,光滑耀眼,好象满堂宝石,别具特色。

慕陵建筑在昌陵西南的龙泉峪,埋葬着道光帝和他的孝穆成皇后、孝全成皇后。慕陵附近有羡东陵,葬着道光的孝慎成皇后、孝静成皇后。慕陵在东西陵的帝陵中规模最小,没有方城明楼,地宫之上只有石圈。道光陵最初选在东陵,后因发现地宫浸水,便改在西陵重建。道光认为,地宫浸水,可能是群龙钻穴,龙口吐水所致,如果把龙都移到天花板上去,就不会在地宫里吐水了。于是便在西陵中用金丝楠木雕成许许多多的龙,布满天花藻井,造成“万龙聚会,龙口喷香”的气势。因此慕陵的隆恩殿别具一格,不仅天花板上每一小方格内都有龙,而且梁坊、雀替,全是楠木雕成的游龙和蟠龙,表面都不饰油彩,保持原木本色。这些龙都张口鼓肋,喷云吐雾。若把殿门打开,楠木香气便会扑鼻而来。

泰陵的东面是崇陵。在东西陵中,崇陵修建最晚。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破土,民国四年(1915年)竣工,是现存帝陵中最新的一座。崇陵建筑工巧,陵园仪树中有罕见的罗汉松和银松。地宫中合葬着光绪帝和他的隆裕皇后。崇陵的地宫已在1980年进行了清理,由于早年被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但在清理中仍发现了一些宝珠、丝织品等文物。崇陵附近建有崇妃陵,葬着珍妃姐妹俩。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挟持光绪逃奔西安。临行之际,西太后对平素敢于反抗他的珍妃狠下毒手,命令太监把珍妃推入宫井,第二年尸体才从井中捞出,葬在京西田村,后来移葬崇妃陵。

西陵还有很多精美的雕刻艺术品。大红门外的三座石牌坊,镂刻精巧。顶部的瓦脊、檩梁、斗拱,几个部件用一块巨石雕成。雀替额枋刻有精细的花纹,夹杆石刻有动物图案,栩栩如生。 神道两边的石象生也是石雕中的艺术杰作,有凶猛的獬豸,慓悍的大象,骏烈的马,狂暴的狻猊,原来都是须臾不能宁静的猛兽,但都被刻成驯服可爱的模样。远远看去,这些石兽和真的动物一般大小,仿佛活的一样。 文臣武将的雕刻,造型严谨,神态逼真,衣服宽大低垂,褶纹明晰,深浅得体,表现出写实的艺术风格。

2001-2005 ©  ev99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