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父亲走了,于96年农历6月初二0点20分仙逝。
当火葬场上空青烟缭绕时,山青水秀的景色让人觉得父亲已化为仙人,正在青烟中望着我们。更让人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虚空,人世间种种都是过眼烟云,稍纵即逝。
一年多来,父亲辗转于各个医院,最后在痛苦的呻吟中离去。他有那么多的放不下,怎就忍心走了呢?!
现在他老人家静静地躺在双塔烈士陵园,就象他没有故去,只是搬了家,在那里默默地注视着我们。他就住在那里。
父亲走了,他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梦中,梦中的父亲总是和蔼可亲。回想从小到大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一颦一笑,仿佛历历在目。
一直记得父亲的破背心,一个破圈一个破圈连在一起,好像一只破鱼网;一直记得父亲腆着肚子,坐在餐桌前,慢条斯里地给我们讲三国,讲水浒,一讲到关键时刻,就“且听下回分解”,害得我们撒娇地嚷嚷快讲;一直记得我们不听话时,父亲举起手,做出要打人的样子,然后又无可奈何地呵呵大笑,手就放下了;还记得父亲在文革中,拿着让批判的三字经,千字文,朱子治家格言,一字一句地给我们讲解,要求我们背诵;还记得一到吃饺子时,父亲摘韭菜的样子;还记得我坐月子时,父亲天天拎着炖好的鸡肉,兴致勃勃地给我送来,那鸡汤的香味至今记忆犹新。。。。。。
父亲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对工作的执着,对事业的奉献,对子女的培养,尽了一个父亲最大的努力。
父亲走了,带着许许多多未了的心愿走了。父亲走了,走的时候67岁。
安息吧,爸,好爸!
96年7月19日记

 

珍珍 2001-4-2 15:19:25 山西(37)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