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爸爸住院的日子


     

 

父亲已是今年来第二次住进医院了。坐在病床前,看着熟睡中的父亲,双陷的脸颊泛着潮红,滴滴液体正流入他那已细瘪的血管。

父亲已卧床不起八个月了,他是脑血栓后遗症。随着久卧不起,伴随而来的是肺部吸入性感染,每半个月发一次烧,输一次液。身体逐渐消瘦,皮包骨头。加上天气很热,身上有了好几处褥疮。尽管妈妈想了好多办法,天天敷珍珠粉,垫上垫圈,但也不太见效。

平日里,忙于上班,无暇顾及父母。体弱多病的母亲一个人服侍久病的父亲,并承担了全部的家务。面对瘫痪的父母,满身是病的母亲,待字闺中的妹妹以及尚未娶妻的弟弟,我时常感到心里有千斤的重担。

养儿防老。而子女们长大后,又有几个能象父母亲对待儿女那样全心全力?!再孝顺的子女也比不上老伴的常相厮守。所以我常常感到愧疚,为我不能够舍弃一切地照顾父母而愧疚。我不能想象离开父亲的那一刻,而那一刻仿佛随时都可能降临。常常在下班途中,一路骑车,一路泪流满面。许多次从梦中哭醒,梦见父亲已去,醒来泪湿枕巾。

走在晨光中,常常羡慕那些穿红戴绿,飒爽英姿的晨练老人,想象着如果自己的父母也是其中之一该是多好。多么希望瘫痪的父亲不要再常常夜半痰惊或发烧不止;多么希望父亲能够回到八个月前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老人家还常常看电视,摘韮菜,常常喜而又悲,悲而又喜。可这一切的希望又是那么渺茫,那么令人失望!

父亲啊!我只能在心中为你一千次一万次的祷告。

于市第二人民医院呼吸科抢救室。

 

珍珍 2001-4-2 10:33:55 山西(37)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