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安息吧!朋友!


     

 

我是在元旦的上午知道这个坏消息的。专门上网到5460来,想着在新的世纪第一天给同学们在网上拜个年,没有想到却会是这样一个消息,我无法相信但又不得不信,只能徒劳地与大庆联系确认,袁巍的答复终于打破了我应该把它当作仅是一个不恰当的玩笑的幻想,我无法抑制自己,泪水夺眶而出…………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李晋禧时,我能感觉到他的不知所措。而当他再一次打电话过来想徒劳地确认时,我们都已是泣不成声,那个表现得什么都不在乎内心却充满感情的、十年前曾与我们朝夕相处的阿庆真的是永远离去了,而他才刚刚三十岁……… 
十年前在长春时我们三个是常在一起混的,一起抽阿庆的黑猫烟,一起喝酒,一块溜街,一块逛公园,一起唱阿禧教的“也许是命里注定,有相聚就有分离……”……一切仿佛还是在昨天一样……尤其是毕业分手的那一幕,阿庆在站台上疯狂地从商贩的手推车里把吃的、喝的不断地塞进车厢里,我知道他舍不得分手,却又无可奈何,我们这些异乡求学的游子从开始就注定了要分离,当列车缓缓起动时,这个平日里显得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居然哭喊着追逐着列车,直到扑倒在站台上…… 
九三年阿庆到北京出差,专程到太原来,依然是那样的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还特地的告我主要不是为了看我,朋友这个字眼有多重——我想我懂。后来,和阿禧我们三个约过好多次在北京见,每次却都只是我和阿禧,大庆或许太偏了点,不容易成行。二OOO年国庆李莉到北京来,终于和阿庆、阿禧说好了北京一见,阿庆却又一次因故未能来,没有想到这失去的却是最后一次相见的机会…… 
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或者是赵云凌所说的这残酷的玩笑,我不知该更多地说些什么,人死不能复生,我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在这深夜里再一次地追思曾经一起的那段岁月,想想曾经熟悉的音容笑貌,遥遥地寄上我的哀思,安息吧——朋友! 
袁巍的话很对,“好好地珍惜生命、活着就是幸福”,送给长春记忆里的兄弟、姊妹们!请多珍重!!! 

 

靳建勇 2001-3-29 23:03:55 黑龙江(15)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