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清明祭


     

 

 

一晃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世纪。而外公却在千禧年的秋天,随着叶落归根写下了他七十二年历史的最后一笔。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虽然昆明的天空是那么晴朗,可我们的心情却阴雨绵绵。
来到外公坟前,焚起一炷清香,燃起纸钱,缕缕袅袅婷婷的轻烟飘了起来,我的思绪也随它回到了从前。
小时候,你教我数数,总是一本正经的拿手指比划着,数错一个也不成。我每每抱着书缠着你读,你从不拒绝。你总爱抱着我,胡茬蹭着我的小脑袋,用江川口音的普通话为我读童话。有时你也讲一些你的往事,讲一些我似懂非懂的大道理。实在没讲的,你就自己编一些故事……
外公,你一定寂寞吧?再也没有人会老跟着你,淘气的学你说江川话,再也没有人模仿江川口音和你狡辩了。
可你知道我一样寂寞。以往我总拿着棋盘和你“大战三百回合”,而我往往“片甲不留”。如果我偶尔赢了你一两盘,你却比赢了国际高手还要高兴。而现在,我只能抱着棋盘垂泪了。从前,我只要有一两篇文章发表,你总是戴起老花眼镜,像喝了酒一样陶醉的读起来,摆出像要准备背下来的架势,爱不释手。如今,再看不到你慈祥的面容,再听不到你略带江川口音的声音,再得不到你的赞赏……
这时,我看到了外婆一颗浑浊的老泪滚落在腮旁。这颗泪水中包含着夫妻多少年来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
我们默默的伫立着,望着一阵风把纸钱的灰烬吹起,它们像一群黑色的蝴蝶,伴着缕缕青烟向苍穹飞去……

云南(9)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