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我印象中的母亲


     

 

 

我印象中的母亲
虽然年轻的母亲离开我很早,当时我尚未满四岁,但也依稀记得一些情景。现将我对母亲的点点印象(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记录下来,以表我的思念。
印象一: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一两岁吧,有一天早上起床,母亲给我穿衣服,母亲让我坐在她的怀里,当时虽不懂得什么叫温馨,但也觉得在妈妈的怀里很暖和,很惬意。
印象二:可能是我两岁多的时候吧,有一天傍晚,不知什么原因(后来听大人说过,是因为外婆带我时不慎使我摔了一跤),母亲和外婆吵架了,吵得很凶,当时我也被母亲的态度吓住了,心里还很恨母亲,同情外婆。心里幻想自己率领几个小伙伴一起来帮助外婆的。从这件事中也能看出,母亲是爱我的。
印象三:小时候,我常住在大婆家,有一天早上,很早,“保保”(陈绍群)就把我来叫我:“虎儿,快起来,你妈叫你去给她捶背。我就象往常一样,为妈妈捶背。那段时间,妈妈经常喊腰痛,每当这时,我就为妈妈捶背。
印象四:母亲的病已很严重了,她的又脚肿得很粗,但她还是坚持去上班,每天她都一手牵着我,一手拄着竹棒,一步一步地从家珍巷走出来,到下北街的铁器社去上班。
印象五:那是母亲临去世前的时候,那天爸爸回来了。那是一个下午,母亲突然病发作了,医生来了,我和小伙伴在外面,我听见母亲在屋里的叫唤声,我当时只以为医生在给妈妈打针,很痛,妈妈一定很痛。过了一会,妈妈没有叫了,爸爸将妈妈扛在右肩上(我记得很清楚,是扛在肩上的,不是抱,也不是背)从屋里出来,从我的身边走过,绕过井边,走近道去血防站。我也没当时的情景吓呆了,不知所措,过了好半天,他们都没回来。血防站的雷姨正好路过院子,她忙叫我:“虎儿,走我带你去看你妈”,我就同雷姨到了血防站,来到病房,妈妈已经去世了,爸爸守在床边,在流泪,见我来了,就说,“快喊妈妈”。我不知道哭,没有眼哭泪地喊了“妈妈。”

 

邹世进 2001-4-13 17:09:29 安宁园(475)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