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真爱的风景


     

 

 

台湾有一位博士,新婚不久,娇妻就因意外事故去世。痴情的博士做了块小巧的灵牌,上面刻着亡妻的名字。在家时,博士把灵牌供之如神;外出时,博士也总要把灵牌挂在腰际。每当过桥渡水或看见山野美景时,博士便对着灵牌,虔诚地念叨着亡妻的名字,说,过桥了,别忙;坐船了,别慌;景色这么好,我们一起观赏…… 一块灵牌,轸念相系,书生情痴,回肠荡气。

真爱,是两颗心永远相依相靠,是灵魂深处最亲密的拥抱。 

一位妻子不幸患精神分裂症后,丈夫带她去医院就诊。每次在丈夫向医生述说妻子的病情时,妻子在一旁或眉开眼笑地手舞足蹈,或竖眉苦脸地吵闹痛哭。遇到这种情况,丈夫从未手足失措,他用深情的目光望着妻子,或用手轻轻地为妻子梳理梳理散乱的头发,或温柔地抚摸抚摸妻子的脸庞和肩膀。于是,妻子便会乖乖地闭上眼,仰起头,一任丈夫的手抚弄着自己,似乎完全读懂了丈夫的爱意,脸上好像写满了无尽的幸福。这位丈夫的举动,常常令医生和同来就诊的病人为之动容,为之起敬。就这样,疯癫的妻子在丈夫深情的关爱下,病情慢慢地有了好转 。

真爱,就是这样,蕴含在平淡岁月中从不刻意修饰的相扶相携中,是荣华富贵时两者的不厌不倦,更是风雨交加时彼此的不离不弃。 

在我们宿舍大院里,有一对老夫妇,都已经70多岁了。一次,老爷子突发脑溢血,导致轻度偏瘫,从此行动不便。为了使老爷子早日康复,每天一大清早,老太太便搀着老爷子,沿着院内的花坛,慢慢地走。他们时常踏着同一节拍,迈着同一步子。有时,老爷子脚步有些蹒跚,便伏在老太太羸弱的肩膀上继续行走。累了,他们便坐在带来的小竹凳上,一边歇息,一边欣赏花坛里的花草。有时,老爷子会对太太低声说些什么,老太太的脸上便绽出一圈圈的笑意,竟如少女般纯真甜美。这对唇齿相依的老夫妇,逐渐成为花坛的又一道风景。每次见到他们时,我都被他们所构成的这样一道无比恩爱也无比美好的夕阳景致所深深感动。 
   
可是后来,老太太却因突发性心脏病去世。此后,孤单单的老爷子仍然坚持沿着花坛慢慢地走。累了,他还是坐在自己带来的小竹凳上,呆呆地望着花坛。旁边,还总是放着一个小竹凳。就这样,一月、二月……在老太太去世满一年的前一天晚上,老爷子对儿女们说:“我生病全靠你们的妈妈照顾。现在,她走了一年了,我该去陪伴她了。她等久了,会着急的……”说完,老爷子平静安详地辞世而去。每当想起这件事,泪水便溢满我的脸颊。我为这个似乎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故事,也为这两位平凡的老人在平凡的岁月里演绎出来的感天动地的故事而流泪。

真爱,是手与手相牵,是心与心相挽。手与手相牵,可以牵出彼此的温暖和关怀;心与心相挽,可以挽成一道完美的人生风景线。 

2001-4-2 5:04:54 辽宁(45)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