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小哥


     

 

 

十余年过去了,今天我才找到一个地方祭奠你。当写下你的名字时我才发现这个名字对许多人已变得如此陌生,或许在有些人的记忆中已经消失。

忘不了小时你对我和妹妹的照顾,大人总是说你带我们玩时要背着一个抱着一个,而你仅比我们大两三岁而已。

回顾往事我总是悔恨自己当时对你理解得太少。你只有十几岁时就要养活妻子,生活何等艰难,何况还有家人的吵闹,旁人的白眼与歧视。还会有别人经历过比你更深的痛苦吗?我痛恨自己当时的糊里糊涂,但我又能为你做什么呢?只是企求你在天之灵原谅我的愚昧无知。

你是死于一个穷字,否则你不会半夜出门捕鱼,谁不愿在深夜与妻子儿女在一起。我希望自己能为下一代提供好一点的条件(包括为帅帅),但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够。我仍然对不起你,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能更好,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想一想。

你去了,我企求老天给你一些公平让你去了后能得到平静。最终我们都会去的。

二妹

月儿

2001年4月5日

 

2001-4-5 21:42:48 安宁园(528)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