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云路仰天高长梦无回慈容不再伤心难禁千行泪
风亭悲月冷亲恩未报父训难忘哀痛顿觉九回肠 


     

 

 

给 父 亲
又是一年一度清明节,那通往陵园墓地的马路上,扫墓的人又该熙来攘往,摩肩接踵。“香烛纸钱要啵?”的叫卖声不觉入耳,挎篮摆摊卖香烛的小贩一定又挤满了路两旁,倏忽间这条路我已走了二十年了。亲爱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个寒暑。廿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哦,爸爸,你好吗?每当我唱起那首歌:“天堂里有车来车往-----”时,就会情不自禁地突发奇想,如果到天国有直通车就好了,我多么想去看看。很多年了,一直有个微妙的心结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朦胧中总觉得父亲似乎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讲,有什么事要对我交代。多少次夜半梦回,却是想见音容空蓄泪,欲闻教悔杳无声。扪心自问,细细思量,似乎又有点明白。父亲生前曾和我谈过他的创作计划和构想,他准备在《卧虎令传奇》出版后,再写一部长篇历史小说,谁料壮志未酬身先死,英灵化作篷莱客。父亲许是寄希望于我来完成他未了的心愿。可是由于我的胸无大志和惰性,不孝女让他失望了。我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这无异于浪费了生命。有些事情错过了是很难重新再来过的。回首留在我身后那一串虚浮的脚印,真是追悔莫及啊!
今天在网上向父亲尽述我心,在这个虚拟空间,我有一种和冥冥中的父亲距离拉近了的感觉。我坚信父亲是会看到这些文字,听到我的心声的。我多想象儿时那样依偎在父亲的身旁,谈天说地,笑语喧昂。闭上眼,历历往事如在目前,甚至仿佛仍能感觉到父亲温暖的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头发。那令我深深感动的涌至心泉的慈爱啊,如甜蜜的游丝漫天飘舞,永永远远隽刻在我的心底。
人生的旅途漫长而短促,辛酸而甜蜜。即有过眼云烟的忘却,也有永不消逝的记忆。感谢父亲教导我们在生活中认识生活,在生活中学会坚强。二十年了,物换星移,世是人非。唯能告慰老父的是,您心爱的女儿,我们姊妹俩生活得很好,当年少不更事,承欢膝下的小外孙俱已长大成人。斌斌是硕士研究生,帆帆和璇璇也已是光荣的人民教师,您的事业后继有人了。
母亲也很好。看到这张照片了吗?那白衣红袖,挥扇起舞,英姿勃勃的舞者,谁能看出竟是七十多岁高龄的老人。老人家生活很有规律,每天跳跳舞,看看报,活动活动身子骨,目清神朗,步履轻捷,父亲大可放宽心。最使我们姊妹俩殊深遗憾的是,满腹经纶的父亲一生艰辛坎坷,命运多舛,但他从未向命运低头,晚年的他奋力拼博,正当他的生命将再度辉煌时,却不幸溘然撒手尘寰,真是可悲可叹。同时也使我们永远失去了尽孝的机会。特别在我们经济条件好转以后,这更成了我们心头永远的痛。
白马素车挥别泪,碧海青天寄离情。在这里,我虔诚地献上鲜花一束,燃起心香一瓣,遥寄女儿无尽的哀思,啊,父亲,您听到女儿的声声呼唤吗?天上人间,割不断的亲情,剪不断的相思。以您的人品学识,女儿相信您不会寂寞和贫穷,唯一困扰您的,必定是对亲人深深的思念和牵挂。哦,父亲,请放开情怀,等待那团聚的一天吧,今生来世,我都是您永远的女儿。

2001-4-6 17:00:28 湖北(58)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