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考上中专


     

 

1980年,我十六岁,也就是我在铜川市基建一中初中将要毕业那年,母亲每天天刚蒙蒙亮,就伏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呼唤我:“广宾呀,起来背课文吧”,经过半年的努力,一举超过中专录取分数线达40分之多,理化课还考了个满分,接下来是苦苦的等待录取通知书,两个月的时间犹如过了两年,内心备受煎熬,父亲虽然一直在鼓励我宽慰我,但从他的脸上也透露出一丝丝的焦虑;突然一天,父亲中午下班回到家来,当时家里就我们爷俩,他双手背在身后,满脸涨红,虽然极力控制,但难以掩饰内心的某种激动和喜悦,并且声音颤抖地问我曾经问过许多次的话语:“你希望哪所学校录取你?”还未等我回答,父亲已迫不及待地抱起我,我当时虽然快窒息了,但从父亲的表情和举动我已感到喜事降临了,当从父亲手中接过录取通知书并得知学校是西安仪表工业学校时,这不就是我的梦想吗?我激动的跳跃起来并向后平倒在床上,四角朝天狂挥乱舞,父亲站在地上双手握拳高举过头拼命挥舞,我们爷俩声嘶力竭,不能自我,父亲的样子特像通过熊猫牌电子管收音机收听中国女排艰难地战胜日本女排的现场直播后的“疯狂”。从那天以后,父亲的腰板挺得更直了,走路特有劲,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微笑。

赖广宾 2001-4-6 9:45:43 陕西(45)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