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三周年祭


     

 

春风依旧板着老面孔吼来了春天。
3月17日也就跟着蹒跚而来,尽管我很害怕它。
随着它的临近我的心就越来越不安与痛苦,悔恨与悲伤时时纠缠着我,尤其是黑暗中,常常使我泪流满面。
三年了,这三年当中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独自拥被而泣,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徘徊于梦中不愿醒来,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喊着您的名字哭醒,又睡去。
想起三年前的3月17日20点37分,您终于在长长的舒了口气后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任我悲痛欲绝,任我握着您的手,泪水沾湿您干枯的手冰凉的脸。久久久久的,不愿放开,是的,我怕这一放就永远再也抓不住您......

然而,您还是去了,虽然,您并不忍离去。在最后时刻您还想再看看我,还想跟我说句话,可散大的瞳孔没能让您再看到我,含糊的声音也没能让您再跟我说上最后一句话。我不愿放手,您却不得不撒了手。

又想起在住院前的几天,您一定是有所知觉了吧?把我拉到跟前。从小被地主欺压您没哭,看着战友倒在敌人的机枪下您没哭,跟着部队转战南北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苦您没哭,被打成右派走资派带高帽子抹黑脸游街您没哭,甚至妻子的去世爱女的早逝,您都坚强的挺了过来,那天,您却在我面前老泪纵流,拉着我的手,讲述我小时候的事,一件一件,讲得详细,琐碎,我听得泪流满面,却忍着不愿哭出声,怕我的哭加重您的不忍。我的每一点一滴的成长,都倾注着你无尽的爱呵!讲到最后,您遗憾的说可惜就是没见到我成家,您唯一的不放心是您不在后的日子我会由一个什么样的人来照顾......
...... ...... 

佛书上说人死后,除了大善的人因为正气上升直接升天或大恶的人邪气下沉直接堕入地狱之外,一般人的“神识”依旧会在肉体中停留一段时间,于是此时对于外界也依旧有感觉。即使不得不死,死后依然可能在躯体里徘徊;佛书里还说”面对死去的亲人,不要号啕大哭,免得他因了情爱的牵挂舍不得、放不下、走不好。”

看见这些话,我大惊。原来面对死者,竟要向送人远行一样,默默祈祷,使他了无牵盼地走向来世。只是这世上有几个活人办得到?又有几个死者没一点牵挂?

心上的结就这样结下,永远也解不开了。这就注定了这三年来包括以后我的有生之年,我都会在某个夜里泪流满面...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它锁在心灵最深处,自己不愿碰不敢碰,更不愿外人知。或许要等心灵澄澈的日子,或回光返照的时刻,世俗心弱了,再也锁不住了,才会再把它理出来,浮现。

我们都是为爱来到这个世上,走完爱的一生,完成爱的责任,终于尘缘尽了,最好能无喜、无怒、无怨、无悔,了无牵盼的离去。所以现在,只要碰见有人出殡,我都默默祷祝:愿你有个安心的旅程!一路走好!!

(于2001年3月13日)

 

叶子 2001-4-4 16:06:17 安宁园(489)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