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二周年祭


     

 

一个人呆着,时针指向十一点。夜的黑无穷无尽地包裹着我,天空是黑色的蓝,但又泛了浅浅的银色,没有浓重的压抑。这样的夜让我感觉亲切,又似乎闭上眼睛就和这片苍茫融合的柔和。
我就在这样的夜里呆着,呆在二老身旁。
火。不是一堆,但三两只燃烧的烛却能远远地给人“一堆”的印象。再走近一些就清楚地看见所有的物件,那里有一把残香,一堆冥纸的灰烬,和左右两支的残烛。冥纸的灰泛着黑、灰白和红三种颜色,残香袅袅,烛未烬。
那种味道,那种独特的味道。不是单单的寒夜里檀香的味道,总觉得不只是那些。那跳动的火苗,飘飞的灰白的微小的冥纸的灰,袅绕的香味周围,有一种用我的身体才能感觉的空气里的凝重,一种多了很多流动的物质在空气里中的凝重, ……那种……死人和灵魂的味道。
我不知道死的感觉。体会心的寥落到了极致,就会体会到那种寂寞,一种没有了所有希望的、永恒的寂寞,一种绝望后不存在了回忆的空洞,一种能看见了自身但无所改动的悲凉。我数次地看见那种寂寞、空洞和悲凉,那种感觉足可唤做浩大痛苦,一场清洗了心的全部的屠杀的浩劫!但是我不能归了死的永寂,我惧怕着最后适应了那种痛苦绝望的麻木。
我点着了一把冥纸,宛如火蝴蝶一般飞舞着在我身侧,燃尽后翩翩落地。它们慢慢地燃烧,有风偶近,翻起一页白的灰,卷起细细的残片,带了些许缠去。
火是火,是炽热,教我不能靠得太近。熊熊起来后我退后一步,蹲着看那一堆小火,慢慢地,似乎周围的空气凝重起来,很多的不可名状……或围了我,或看了火,也蹲着,在我身边,很大一片……
我祥和,而他们也祥和。 

火尽,人立。 

一股起身时带起的小小的风让我嗅到流动的气息,新鲜的干净的气息,但很快地就又湮没在那样的味道。

那样的……死人和灵魂的味道。

(于2000年3月17日)

 

叶子 2001-4-4 16:04:40 安宁园(489)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