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七月半祭


     

 

一阵阵的似有似无的。
香,冒着屡屡的青烟,伸腾着。左右各一,忽明忽暗的上下跳动;蜡烛,跳跃着也是左右各一;瓜果水饺饼...... 慈祥的脸庞熟悉的眉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曾经无数次的抚摩无数次的端详。而今,在冰冷的像框里。眼睛还是那么饱含情爱与关怀,却望不见我的伤心;嘴角还是那么深含笑意,却讲不出关爱的话语......
又是七月半了呵!回来了么?
回来吧。回来看看,梅儿,在二老身旁,添香、燃蜡、敬烟......泪水已模糊双眼,却在朦胧中看见二老的笑容更真切。是的,就这么呆着、呆着。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又得走了?多么的舍不得啊。又一次的分别,撕新裂肺的分离那一次后,已无心伤。 香烟袅绕,烛光点点,那大把大把的纸钱,在火焰中翻飞、跳跃,然后升腾,然后化灰,然后......然后是不是您们就收到了?
起风,吹着纸灰跑。在不远处,您们是否得到?
一路走好......

(于1999年8月)

 

叶子 2001-4-4 16:02:58 安宁园(489)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