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注册|登录


写给逝者的唠叨


    

   

一路上想起那夜,去看陈佩斯演出的时候。那时的你是怎样的心急,为了我们,额上的汗满了又拭了,象个孩子似的。我的心满溢着爱怜与欢喜。进场时你的呵护,我的振撼,我们惜惜相通。我们彼此依偎,彼此凝视,你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对我微微笑,亲呢的说些甜心的话。幸福的感觉使人能飘起来了。
有时候,你有事,我总安心的等你回来。无论多忙,无论多晚,你都会尽快,尽可能的回来。每每这样,我们都象久别的人一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爱惜的亲呢着。这种时候,象在家一样,温馨而又甜蜜。我们都想为彼此做点什么,都尽可能的收敛一下懒散让对方感到自己的重要,相亲相爱,相持相扶。你那么在乎我的一举手,一投足,那份心疼和爱怜,是我永远受用不尽的感动和温暖。你照顾着我,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溺爱,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关怀,让有我依有靠,让我觉得生活的有滋有味,做为一个女人,有这么一个爱恋自己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怕什么灾难噩运呢?
你给我唱着歌,那种表情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机会看到的,是那种放得开,是那种给一个人快乐时的得意和自豪。你在我耳边喃喃细语,说着可人的话,我们依偎着,让爱的感觉全身心的投入和放纵。你总爱板起脸训人,说着一套大男子主义的过时话题,又是一个不乏爱心、体贴的好丈夫;你也象个孩子似的靠在我的胸前,渴望被爱的荣耀和舒心,你会轻轻的叫着“妈妈”,打动着我心烦意乱时的坚定,让我心疼你,原谅你,亲你,爱你。我们关爱着,心疼着,一步一步,一天一天,把我们拉得更紧、更融洽。
久违了你的那种紧张,好多个日日夜夜后,你又象往常一样地为我跑来跑去,能够想起我,能够重温我们曾经的感觉。我是否能够一如既往地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去全心全意地,无怨无悔地爱着你呢?也许答案早就在心里了,却不想,不能说出来,伤害难免会再有的。有时候,你太反复,太无情,太自私,太没有原则性了。恨你,又爱你。
折磨着我吧,生活。折磨着我吧,我又怎能够和命运抗衡?如若你有心,我们的结局又怎会如此惨淡?


山西(47)


 eV991.com © 2001-2006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