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  

陪伴受伤的心灵度过哀恸的历程

在灾难中,许多幸存者在惊吓之馀又骤然遭逢了丧失亲人的痛苦,而顿时陷入了强烈的震惊与极度的哀伤之中,这种突如其来的严重打击与失落,对於幸存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而难以平复的心理创伤。

对许多人来说,当看到或想到亲人如此凄惨的死亡,经历到生命中如此重大而突如其来的失落时,这样的哀伤与悲恸可能是一生中最残酷、最不堪的经历。这样悲惨的遭遇与失落在一个人毫无心理准备的状况下突然发生时,许多人的心理与情绪於是在一瞬间崩溃了,而整个人陷入了极度悲哀、无助、甚至绝望的情绪之中。但其中也有的人会先把悲伤搁置,强忍着悲恸投入拯救其他亲人的行列,或是参与其它的救灾行动,然而在所投入的救灾行动告一段落之後,悲恸的情绪仍会显现出来。

另外,有的幸存者在想到亲人的死亡时,除了会感到极度的悲伤之外,也会产生自责、歉咎或罪恶感。活下来的亲人可能会责怪自己,为什麽自己活了下来,却让亲人死掉了,怪自己没有尽一切可能的力量去拯救死去的亲人,会反覆的想也许自己当时做了些什麽或没有做什麽,亲人就不会遭逢死亡的劫难,而这样的想法与悔恨便使得幸存者产生了程度不一的自责、歉咎感,甚至是强烈的罪恶感。

有许多人会有疑惑,对於失去亲人的哀恸者,在一旁陪伴的人该如何去安慰他们呢?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幸存者的亲人、邻居、朋友或参与救灾的义工,当我们目睹着这些幸存的哀恸者的种种极度哀伤与绝望的情绪时,我们总会不忍的想要试图去减轻哀恸者的哀伤与痛苦,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去安抚他们的情绪。是的,这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扶持,以及人类心灵的相互连结可能是灾难受害者苦难心灵最重要的慰藉。

但是在陪伴哀恸者的时候,我们又要怎麽做才能对哀恸者有所帮助,又有什麽做法是比较不恰当或没有帮助的?例如,当陪伴者在看到痛失亲人的人在悲痛哀嚎、哭泣不已时,往往为了要去安慰对方而对对方说:「不要再难过了」、「不要再哭了」、「不要伤心了」,其实这样的安慰话语对於哀恸者的悲恸过程并不能有什麽帮助。

当一个人陷入极端的哀伤时,她的难过、哭泣是不可避免,也不应该去压抑的。所以如当哀恸者因失去亲人而陷入哀嚎不已的悲伤情绪时,或是哀恸者正在伤心难过的述说着关於死去的家人的种种回忆,或是正在哭诉灾难发生时家人来不及逃生的经过,或是在陈述自己无法让家人免於死亡的遗憾与歉疚感时,陪伴者不要因为怕让哀恸者过度难过,或是为了要让哀恸者不再伤心哭泣,而告诉哀恸者:「不要哭了」、「不要难过了」。其实,这时候同理的去聆听哀恸者诉说他伤心欲绝的心情、难过痛苦的回忆,或是内心的遗憾与歉疚感等等,乃是协助哀恸者走过悲恸过程的重要开始。

所以陪伴者在安慰支持哀恸者时的最主要的原则乃是:尝试着去了解、去接触哀恸者此时的心境,并给予同理性的陪伴、关怀、回应与照顾。而所谓的同理性的陪伴,可以是陪着他默默的哭泣、陪着他去对老天的残酷无情表达愤怒与抗议、陪着他去谈内心的哀伤与遗憾等感受、陪着他去说出内心的自责与对死者的歉疚感、或给予他真诚拥抱安慰等,也可能是当哀恸者表示想一个人静静哀思时,陪伴者默默的陪在一旁,好让哀恸者静静的独处等等。当我们能够去接触哀恸者当时内心的感受时,往往我们就能做出同理性的回应。

我们要了解,在这个时刻,我们并没有办法去减少哀恸者内心最深沈的悲恸。对於这样令人痛苦的悲剧,当遭遇的时候,我们只能去承受、去沈痛而悲切的经历。但是虽然我们不能帮助他们远离这样的悲恸,我们的陪伴、支持与安慰,仍然有重大的意义与功能,其中最重要的意义就在於当我们能够去接触到哀恸者内心最深层的哀伤与痛苦时,这样的陪伴、支持与安慰能够让我们与哀恸者的痛苦、绝望的心灵产生一种的连结,而这样的连结对於正陷入如此孤独无援、悲伤无助、痛苦不已的哀恸者来说,虽然不能减轻其悲恸的心情,却能陪着他去承受、去经历、去走过这段最不堪的生命历程。

2001-2005 ©  ev991.com 版权所有.